乾元坤和MES系統應用

智能制造大力發展將會帶來技術革命

日期:2020-03-03
乾元坤和編輯

乾元坤和編輯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累土。”對于全球經濟而言,扮演基礎性角色的制造業似乎總“被淡忘”。

制造業既非宏觀經濟中份額最大的部門,也非時下常受資本青睞的熱門概念,但實際上,制造業是全球經濟低調的發動機,其不僅對經濟內生增長的拉動效率超過其他行業,也在不斷創新和競爭中創造著產品“大眾化”與“多樣化”的良性循環。在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十年之后,全球協同式復蘇趨勢明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日益取代需求側刺激政策,成為經濟增長的主動輪。在第四次工業革命到來之際,全球主要經濟體正在積極尋求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新契機。本輪全球范圍內的制造業轉型升級,不僅是爭奪存量市場、行業集中度上升的歷史延續,更將通過制造模式的根本轉變,重塑新的價值鏈位置,奠定新時代大國競爭格局,助推全球經濟內生復蘇。在全球制造業模式變革前夜,推動關鍵技術革命,以智能制造引領中國制造業再上新臺階,將成為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關鍵。

制造業并不“時髦”,卻是全球經濟的發動機。近四十年來,制造業表現似乎日漸式微: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名義GDP比重持續下滑,從1980年的24.6%降至2015年的15.3%。由于制造業約占工業比重的70%,工業增加值占GDP比重也出現了類似下降趨勢,不免衍生出關于“后工業化”或“去工業化”的討論。在科技股指數表現“牛冠全球”的趨勢下,制造業板塊顯然并不是資本追逐的對象,但從長期來看,盡管制造業表面上“風光不再”,無論對供給端還是需求端,制造業并未離我們遠去,其重要性甚至日益凸顯:一是經濟增長的動力歸根結底在于勞動生產率的提升。回溯歷史,制造業的勞動生產率增長長期高于其他經濟部門。在1995-2016年,全球制造業就業人口年均占比僅為20.7%,但對GDP增長的年均貢獻高達31.6%。這表明,制造業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內生拉動最具效率。二是制造業競爭和創新的強度遠勝于其他經濟部門。擁有高度競爭力與創新力的制造業,一方面,能讓其產品價格增速相對整體通貨膨脹更低,從而被更多人廉價享用;另一方面,能通過不斷改進更新,將更多品類商品推向市場,滿足多樣化需求。從以2010年不變價計算的貢獻中可以得出,制造業占GDP的比重在過去20年中相對穩定。

制造業更加“集中”,成為大國競爭沒有硝煙的戰場。從過去近四十年來不同收入水平國家制造業占GDP的比重來看,“是否搭上制造業發展的列車”是經濟能否騰飛的關鍵。盡管全球制造業名義增加值占全球GDP比重持續下降,但從相對水平來看,高收入經濟體制造業占GDP比重較為穩定,中等收入經濟體在本世紀以來制造業占比也持續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盡管低收入經濟體制造業占比一直在上升,但仍顯著低于中高收入經濟體。在國別維度,全球經濟總量排名前四的國家(美國、中國、日本、德國)也是排名前四的制造業大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的代表,中國自2010年起就成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事實上,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工業增加值占GDP比重一直維持在40%以上水平,可以說,中國經濟崛起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制造業騰飛。同期,美、日、德三強的工業增加值占比也相對穩定,均超過20%,意味著在主要發達國家,以制造業為核心的工業仍然是國民經濟的壓艙石。更重要的是,全球制造業集中度在金融危機之后趨于上升,中、美、日、德四國的工業增加值之和已超過全球50%,而中、美兩國的全球工業“雙核”地位日益凸顯,這也與兩國在全球經濟中扮演的動力角色高度相符。

消費升級助推制造業邁入良性循環。從終端來看,制造業發展與升級的根本推動在于需求的擴張和轉型,需求側的提振將助力制造業進入可持續發展的景氣模式。在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十年之后,全球經濟協同復蘇,尤其是消費的穩健增長對制造業而言異常重要。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的研究表明,平均而言,全球50%以上的消費支出用于工業制成品。消費模式的變化和經濟結構的變化之間緊密關聯,新時代的制造業將以新的消費需求為導向,并借此帶動新產業的蓬勃發展。而制造業的擴張、整合及升級也有助于提高生產效率和降低產品價格,從而進一步刺激消費。在收入增長和家庭必需品預算占比下降的情況下,新的高端需求走向“大眾化”不可避免,同時,需求大眾化模式出現后也會進一步促進新興工業迅速發展,并成長為新一輪制造業的主角。總結起來,經濟復蘇帶動的消費升級將最終不斷助推制造業進入需求“多元化”、“大眾化”的良性循環。

智能制造驅動制造業模式發生重構。智能制造是新一輪產業革命的核心,信息與制造技術的融合將帶來制造業的模式重塑。從供給端來看,工業生產效率與模式亟待改進,而智能制造將是未來推動需求“多元化”與“大眾化”之間更快轉化的利器。消費品從小眾市場進入到大眾市場必然帶來新的多元化需求,從而推動新產業和新產品誕生,而把這些新產業轉變為制造業主力軍的關鍵在于技術革命的發生。在技術革命推動下,產業生命周期被壓縮,并呈現出交疊式發展。盡管當前各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戰略規劃側重有所不同(例如,德國側重物理網絡系統CPS的應用和生產新業態,美國側重通過工業互聯網實現數據與信息的獲取、建模、應用、分析,中國強調工業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等),但推動制造業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都是制造業大國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變革的主攻方向。特別是隨著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爆發式發展,信息技術與制造技術深度融合,甚至引領先進制造業發展的新理念,并對制造模式、生產組織方式、產業形態帶來深刻變革,為實體經濟“增質”、“增效”。從這個意義上講,過去幾年對智能制造的提前布局,也反映了全球主要國家改變傳統制造業存量競爭態勢,力圖在新的全球制造業價值鏈上占據先機的共識。

制造業競爭將重塑全球經濟格局,也是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關鍵。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在以需求側為主導的刺激政策漸行漸遠之際,全球需要一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而主要國家也不約而同地將關注點投入制造業轉型升級,并先后提出國家性的制造業或工業戰略規劃布局,其中的代表包括美國的“先進制造業國家戰略計劃”、德國的“工業4.0”、日本的“科技工業聯盟”、中國的“中國制造2025”以及英國的“工業2050戰略”等。過去四十年來,盡管“中國制造”在降低工業品相對價格方面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但中高端制造業占比從2004年開始呈現下降趨勢。而制造業強國的代表,德國和日本的中高端制造業比重一直維持在高位甚至持續提升。在技術革命的分水嶺上,抓住需求側機遇、深化供給側改革將是大國角力的前沿。2016年起,全球主要制造業國家都進入新一輪產能利用率上升周期。本世紀以來尤其是國際金融危機之后形成的大國全球制造業份額分布可能面臨重新調整。面向未來,適應于全球市場需求的制造能力將成為新時期國家競爭力的重要體現,統籌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發展高端制造業,通過供給側改革推動需求真正釋放將是中國制造“跨越式發展”的必由之路。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在全球制造業模式變革前夜,推動關鍵技術革命,大力發展智能制造,將成為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關鍵。

溫馨提示:欲了解更多關于企業資源管理的內容,請點擊乾元坤和MES系統,或撥打1352295691913522956919進行咨詢。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新手游戏直播平台哪个赚钱